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广西快乐十分走势图 > 毒剂种类 >

齐齐哈尔芥子气中毒事件留下的启示

发布时间:2019-12-23 17:16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2003年8月4日,在中国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发生了建国以来侵华日军遗弃化学毒剂中毒人数最多、中毒程度最深、治疗时间最长、染毒面积最大的惊人事件。

  当日凌晨4时,在该市某建筑工地,操作挖掘机的施工人员从2米深的地下,挖出5个高75厘米、直径45厘米的锈迹斑斑的金属桶,其中一个桶壁被挖破损坏。在之后的几个小时里,这些铁桶被不明真相的民工当作废品进行了切割处理,转卖给废品回收站,运往大庆等地,而沾染了毒剂的泥土也被清运到各处。

  如同打开了“潘多拉盒子”, 这些事后被专家鉴定为侵华日军遗留的芥子气毒罐,像一个个狰狞的魔鬼,把黑爪伸向无辜的人们:在施工现场,11个施工人员当场中毒;切割、转运毒罐的民工、废品收购站老板等9人相继出现恶心呕吐症状;处于施工地点的北疆花园小区内的16名居民和用沾了毒剂泥土垫院子的7名居民被沾染病毒;还有无意间坐到有毒剂泥土上休息的居民、在事故现场玩耍的孩子,都无一幸免的被毒剂沾染中毒,中毒患者皮肤溃烂的惨状和受伤后痛苦的表情难以言表。截至8月8日,中毒人员达到30人;整个事件中,中毒患者达44人。

  事件发生后,举国震惊!党和政府高度重视中毒患者救治工作。国家领导人,国务院有关领导作出重要批示;总参谋部、总后勤部陆续派出有关人员和专家抵达齐齐哈尔指导抢救;沈阳军区调集各方面力量和技术人员会同有关部门全力投入患者救治和现场处置工作。特别是沈阳军区第203医院危难时刻挺身而出,主动请命,在沈阳军区、联勤部、卫生部和某分部的统一领导下,在全军医学专家的指导下,立即启动战时卫勤保障预案,抽组技术骨干成立救护分队,迅速建立隔离病区,无条件收治全部中毒患者。经过医护人员103个日日夜夜与毒魔的生死较量,除患者李贵珍因伤情过重抢救无效死亡外,其余43名患者全部临床治愈出院。创造了芥子气难以治愈的奇迹。奏响了一曲新时代生死与共,血浓于水的壮丽凯歌!

  时光荏苒,转眼间4年已经过去。或许,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渐渐在人们的记忆中褪去,但是,烙印在民族身上的耻辱,却永远不能忘却。触摸历史的伤痛,不仅仅是对受难患者的一种抚慰,重要的是,在追求以世界和谐、人类和平为主旋律的时代,深刻反思赢得这场生死较量的意义,更显得弥足珍贵。

  侵华日军化学武器遗留问题由来已久。据《日军化学战史》记载,早在60多年前,日军“516”部队就驻扎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区,专门从事隐匿的化学武器研究、试验、制造,甚至用活人身体试验和屠杀中国人民。日本投降后,日军为掩盖其罪行,将其化学武器就近掩埋,或投入江湖中,主要分布在东北、华北、华南十几个省份的几十余处。1950年,在齐齐哈尔某师范院校施工时,从地下挖出的2只装有化学毒剂的铁桶,造成一人死亡,多人受伤。自此,隐埋于地下的毒气弹象恶梦一样走进人们的生活。50多年来,全国的受害者超过3000多人。令人愤懑的是,日本政府对遗留化学武器伤人一直不承认,对受害人的赔偿要求不予理睬。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黑龙江省18名受害者就举起法律之剑,并分批向日本东京地方法院提起诉讼;之后又有数批民间诉讼团体跨国起诉并要求谢日本政府谢罪和赔偿,包括感动中国人物的王选女士为此而奔走呼吁,但仍未见奏效。长期支持遭受日本侵华战争造成的慰安妇、劳工、细菌战、毒气弹等受害中国人诉讼的日本市民代表团体“支持中国战争受害者协会”多次为受害者向日本政府讨要说法,也是无功而返。

  然而,欲盖弥彰难掩弥天大罪。“8·4”芥子气中毒事件的发生,使长期压抑在国人心头的阴霾透射进一缕阳光。在无可辩驳的事实面前,日本政府不仅承认了“8·4”事件受害者是日军遗留化学武器所伤,还随即派出日本医疗代表团赴事件发生地,提供医疗帮助。更为重要的是,经过中日双方反复磋商,日本政府决定于当年9月1日内,从年度“遗弃化学武器处理费”预算中拨出1亿日元作为处理“8·4”事件的费用;10月中旬,日本政府决定,将向中方支付3亿日元,用于补偿这一事件给中方造成的损失。

  3亿日元的费用虽然不能还受害者的健康与生命,但应该看到,这3亿日元是日本政府二战以来首次补偿行为,而且不仅是对本次事件受害者的补偿,更是对日本二战期间在华犯下罪行的后续赔偿。她为敦促日本政府正确对待过去,不再逃避战争责任,杜绝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行为,今后解决类似伤害问题,进而改善两国关系有着划时代的意义。

  这是一场反法西斯暴行的声讨之战,她的胜利将为国际社会禁止生产和销毁化学武器产生积极影响。芥子气作为化学武器中杀伤力极强的武器,它的研制合成始于1822年。1917年,德军在Yprses城附近,首次对对英军使用了芥子气袭击。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因使用芥子气造成了6800多人的死亡。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唯一使用化学武器的日军在遍及中国内地的18个省、区,使用毒弹2000多次,导致10万余名中国军民中毒,6000多人死亡。两伊战争期间,伊拉克军队使用芥子气给伊朗军队造成重大人员伤亡。由于介子气释放后呈液滴态、雾态或蒸汽态,能够有效杀伤敌方有生力量,因而仍然是外军装备的重要毒剂之一。

  庆父不死,鲁难未已。鉴于生化武器对生命的荼毒和环境的破坏,1997年4月29日,在遭受化学武器伤害国家的强烈呼吁下,120多个国家联合签署了《关于禁止发展、生产、储存和使用化学武器及销毁此种武器的公约》。1999年7月29日,中日两国政府经过谈判,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日本国政府关于销毁中国境内日本遗弃化学武器的备忘录》。中国作为化学武器最大的受害国和《公约》的缔约国,一直致力于这方面的工作。

  值得慰籍的是,“8·4”中毒事件的发生,如同一记重锤,再次给全世界爱好和平的国家和人民敲响了警钟,也对反对和销毁化学武器起到了积极推进作用。根据《公约》的规定,日方处理遗弃化学武器的期限应该是在2007年4月。但日本声称,在2007年的期限内处理完毕是不可能的,因此要延长五年时间。中方已同意日方关于将最终销毁日期延至2012年的请求。“8·4”事件发生后,日方及时派出专业人员,协同中方将发现的毒气弹进行封存作业;另据2006年10月日本共同社报道,中日双方确认,两国将于2007年尽早成立“日中遗弃化学武器处理联合机构”,加速回收和处理工作,这无疑是推动日本化学武器遗留问题的解决进程的良好开端。2005年6月,经卫生部和国家发改委联合批准,全国惟一一个县级中毒救治基地在吉林省敦化市奠基兴建。该基地的建立,将为敦化及附近地区解决二战日遗毒气弹泄漏和集中销毁日遗化学武器提供优良的医疗保障。

  在国际上,近年来各国履约意识不断增强。到目前为止,履约国从120多个上升到180个。2004年年初到12月10日,国际禁化学武器组织共进行了319次视察,其中化学武器相关视察175次。截止2004年12月,各化学武器拥有国已完成销毁10,048吨化学武器战剂,占各国上报7万多吨总量的14.3%。全球64个化学武器生产设施中,35个经核查已确认销毁,13个经核查已转为民用,另有5个现在处于转用的最后阶段。“禁止化学武器组织”总干事普菲尔特尔表示,虽然各国销毁化武制剂的进度不一,但它们都有相同的政治意愿,那就是最晚在2012年销毁所有库存的化学武器。善良的人们可以有理由相信,将来不管进程如何,彻底销毁威胁人类武器已是人心所向,大势所趋,而且必将消除殆尽!

  这是一次唤醒世人防化意识的警世之战,她的胜利加快了社会各界协力防范和处理遗留化学武器的规范化进程。在“8·4”中毒事件中,由于全社会的鼎力支持和203医院的全力救治,除李贵珍死亡之外,43名患者没有被死神夺走生命。他们是幸运的,但他们又是不幸的。据治疗专家介绍,凡是受到芥子气毒害的人,虽然是临床治愈了,但在他们的生理和心理上却永远留下了挥之不去的伤痛及病毒有可能复发的折磨。

  “为什么60多年前的灾难,还要留给我们这一代人?”年近30多岁,原本身体强壮的王宇亮发出愤怒的控诉;“小泉首相,我已经在医院躺了83天了……如果您的孙子遭此劫难,您不心疼吗?”这是年近9岁的小学生高明的痛苦呐喊……这一声声浸透着满腔悲愤的质问,让人心碎欲裂,引起全社会的同情、声援和力所能及的援助。包括“支持中国战争受害者协会”的日本市民团体,从当年8月13~15日开设了“原日军毒气信息热线”,收集相关信息,给与道义的支持。

  事实教育了民众。在咀嚼着患者痛不欲生、生不如死的感受中,在相继看到日本遗留化学武器频频害人的消息后,每一个善良的人不仅心灵受到极大震撼,也在深深地思考:怎么样才能避免悲剧重演?我们应该作出怎样的努力?

  4年过去了。人们欣喜地看到,一个由政府、军队和民间团体共同探寻、防范和处理遗留化学武器的协作局面正在形成并发挥着强有力的作用。2004年,经国务院研究决定,由国务院十多个部委局和四个省组成的跨部门“处理日遗化武问题工作领导小组”正式成立,外交部副部长武大伟去年被任命为该领导小组组长。

  “8·4”中毒事件也同样引起了司法界、新闻界等社会各界的高度重视。近年来,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中国人权发展基金会和中国法律援助基金会联合组成专门的机构,无偿为受到二战日军遗留化学武器伤害的无辜群众提供诉讼、索赔服务。中国日本史学会、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中国抗日战争纪念馆等组织也积极在宣传教育民众,维护受害者权益上积极奔波呼吁。2003年9月4日,由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历史所、东北烈士纪念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在北京联合举办了侵华日军遗弃化学武器罪行图片展览。展览的内容显示了在8年日本侵华战争中,日军在中国大陆实施的化学战的次数,伤亡人数和战后日军遗留在中国的化学炮弹、毒剂的数量。真实的历史记载告诉世人:这些遗留化学武器仍在继续危害着中国人民的生命安全和生态环境,每一个中国人都永远不能忘记历史。而民间,对日诉讼团团长,曾经当选为十大感动中国人物的王选女士,联合各界有识之士,发起了针对日军遗留化学武器的调查“死亡工厂”活动,得到了社会广泛积极的响应。包括许多参与当年侵华战争的老兵,或亲自到当年的现场指认化学武器埋藏地点,或提供相关信息。所有这些,都为消除日化武器威胁,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这是一场与毒魔对弈的生死之战,她的胜利为今后有效组织指挥、救治、管理患者提供了宝贵经验。在“8·4”芥子气中毒事件中,轻度中毒12人,中度中毒11人,重度中毒16人,极重度中毒5人,其惨状令人触目惊心、扼腕叹息。受害者之多、患者病症之重、抢救时间之长,世所罕见。尤其令人担忧的是,如何救治患者根本无法可循。但是,降伏毒魔的利剑,终将被正义爱民之师所握。

  从第一例中毒患者入院,到43名受害人临床治愈出院,203医院按照战时卫勤保障机制,迅速向上级和地方相关部门报告信息、成立救治组织和医疗队、设置隔离区、筹措抢救物资,边收治、边判断、边治疗,有序展开,环环相扣,为患者赢得了早期救治的机会。最后,在军地各方协作支持下,终于遏制住了魔鬼的肆虐。

  前世不忘,后事之师。我们无法安慰九泉之下的亡灵,只能希望他们不能在痛苦中白白死去;我们没有能力熨平受害人的心灵创伤,唯有祝愿“8·4”芥子气中毒事件的悲剧不再重演!而这,需要我们每一个人来共同努力,共同承担!

http://bodhiwords.com/dujizhonglei/1059.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