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广西快乐十分走势图 > 毒剂袭击 >

以前的大灾难1999年大十字架事件是什么事件?

发布时间:2019-10-12 14:51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2017-02-08展开全部随着1999年8月18的日益迫近,世界末日大劫难的预言不胫而走。在我国,一向鲜为人知的法国中世纪神秘预言家诺查丹玛斯,也因曾经预言过所谓“1999大劫难”而成为新闻人物,有关诺查丹玛斯神秘预言的图书一时畅销不衰,诸多报刊对此也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关注。“1999大劫难”甚至在一些人中间引起了不小的恐慌。然而,正如许多负责任的正直的科学家和社会科学工作者早已指出的,在1999年8月18日,什么也不会发生!而且,后来的事实证明,也确实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大劫难的预言彻底破产了!但是,这一事件留给我们的教训是极其深刻的。借助于现代化传播媒介,以崇拜超自然的“灵能”等为主要内容的大肆泛滥的大众神秘主义文化,是当代新宗教包括产生的温床。“1999大劫难”预言就是近年大众神秘主义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是我们的社会生活中的一股逆流。本文将其来龙去脉作一简要介绍,希望能够使广大读者对其有一个清楚的了解和认线月,

  这就是20世纪80年代末以来社会上沸沸扬扬的那首所谓“1999年人类大劫难”的预言诗,它出自于诺查丹玛斯(Nostradamus,或译为“诺斯特拉达姆斯”等)的《诸世纪》。

  据有关资料,诺查丹玛斯1503年12月4日出生于法国普罗旺斯的一个犹太家族,从小受到犹太神秘主义的影响,尽管1512年全家皈依了基督教。诺查丹玛斯自幼聪颖,希腊语、拉丁语、希伯来语、数学、占星术,无所不学,尤其对占星术颇有兴趣。1522年赴蒙彼利埃学习医学,毕业后在法国南部行医。据说他时常为当地的教士开一些长生不老的处方。1529年重新就读医学部,后获博士学位。1534年前后,与一位“身份高贵而极富魅力的美女结婚”。但好景不长,流行的恶疫夺去了妻子儿女的生命。1538年,诺查丹玛斯又因出言不慎而被指为异端,为躲避迫害而流离失所达数年之久。其间,诺查丹玛斯显示了“非凡”的预言能力。传说他曾预言一位年轻的修士为“尊敬的教主”,该修士在诺查丹玛斯死后成果然为教皇。1554年,法国南部流行黑死病(鼠疫),诺查丹玛斯救死扶伤,做出巨大贡献。之后,他在萨隆与一位富翁的未亡人结婚,生活得以安定。1555年,他出版了预言集《诸世纪》的前三卷(300篇)和第四卷的一部分。其中似乎预见到了国王之死(1:35),诺查丹玛斯由此而名声大震。1556年7月,诺查丹玛斯应王妃之邀前往巴黎,成为国王亨利二世的顾问,为其预测吉凶。但不久因“巫术惑众”而受到警方的追查,只得慌张返回萨隆。1566年7月1日,诺查丹玛斯在长期痛风以及并发水肿的折磨中死去。

  《诸世纪》法文原名为“Les Centuries Astrologiques”(《从星相学的角度来看待今后的几个世纪》),英译本为“Complete Prophecies of Nostradamus”(《诺查丹玛斯预言全书》),共12卷,每卷大致有百首四行诗,共1200首,但1568年版已有缺失,为965首,此外还有若干首六行诗和一些“预兆”诗。《诸世纪》一书自出版以来,不断翻印,据有关介绍,目前所知就有26种版本和4种赝品。自该书出版以来,诺查丹玛斯的预言一直为不同的人所利用,据称,在17世纪法国的宫廷斗争中和1789年7月14日巴士底狱起义时,人们都利用了诺查丹玛斯的预言诗;1940年,德国用飞机撒下大量“取自于”诺查丹玛斯的预言诗,宣称希特勒必胜,英法则针锋相对地进行了反宣传。

  国内出版的《诸世纪:诺查丹玛斯预言全书》(上下册,时代文艺出版社,1998年8月),是一部较为详细的中文注释本,对《诸世纪》的语言模糊、隐晦暧昧、怎么解释都可以的100章(卷)共1000首预言诗都一一作了解说。其中除了“1999年大劫难”(10:72)、“21世纪人类将在月球建筑新的文明”(1:48)、“爱滋病不再成为不治之症”(1:63)等尚未实现以及少数实在无法附会者,按照注释者的说法,绝大多数预言诗都有了应验。如“滑铁卢之战”(1:27)、“希特勒的灭亡”(2:24)、“电视媒介的发达和新闻节目的兴盛”(2:71)、“挑战者号失事”(1:81)、“印度独立运动”(4:51)、“水门事件与尼克松大总统”(10:76)等等。总之,400年来,世界上许多重大事件都不幸被诺查丹玛斯“言中”(五岛勉声称“诺查丹玛斯预言命中率达99%”)。在此,我们不由想起了中国的神秘谶谣集《推背图》。很显然,诺查丹玛斯在西方就像中国传统文化中神秘谶言的作者袁天罡、李淳风、刘伯温之流。千百年来,《推背图》、《烧饼歌》等神秘预言——谶言,一直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中国的政治与社会生活。不同之处在于,西方的袁天罡们不是政治家,中国的诺查丹玛斯们大多为政坛名星。

  1988年至1989年,我国出版了一系列日本人五岛勉《诺查丹玛斯大预言》的中文版,致使“1999大劫难”的预言广泛流传。就笔者所知,大致如下:《1999年人类大劫难》(学苑出版社,1988年;此为第一个中文版——节译);《诺查丹玛斯大预言》(上中下三册,其副标题分别为:“1999.7人类会遭灭顶之灾吗”、“凶险!启示录大十字”、“解开1999年人类灭亡之谜”)(东南大学出版社出版,1989年1—4月);《恐怖大预言——1999人类大劫难》(海南人民出版社,1989年8月);《恐怖的十字架——诺氏预言破译之二》(广西人民出版社,1989年8月);《大预言——一九九九年,人类会遭到毁灭吗?》(山东文艺出版社,1989年9月)(请恕笔者孤陋寡闻,应当还有其他版本)。据东南大学出版社版“译者序”介绍,“日本五岛勉,曾倾注了多年心血,阅读了原诗,搜集了世界各国的研究情况,写成了《诺查丹玛斯大预言》一书,共5卷。第一卷于1973年出版,当即在日本引起了震惊和重视,……其中第一卷自出版之日至1988年2月,竟已再版425次,发行量突破500万册”。在中国,由于盗版横行以及出版社往往不写印数或不如实写印数,人们很难搞清楚到底印了多少,只知道该书在地摊上卖的很“火”,并引起人们的普遍关注。诺查丹玛斯也因此成为中国社会的新闻人物,有关诺查丹玛斯神秘预言的出版物一时畅销不衰。现但凡提起世纪末日,几乎没有不知道诺查丹玛斯的。可以说,“1999大劫难”之说在中国广泛流行,《诺查丹玛斯大预言》一书确为始作俑者。

  由于有责任感的学者的批驳以及有关部门的干涉,诺查丹玛斯预言的出版势头有所收敛,但并未绝迹,如1993年4月,西南交通大学出版社的《预言,还是谎言:1999——巨大灾难降临人类》就是一例。此后,随着1999年8月18日的日益临近,有关的出版物又蜂拥应时而至,除了上面介绍过的《诸世纪:诺查丹玛斯预言全书》外,还有:《天祸》(中国城市出版社,1998年10月);《大预言家》(时代文艺出版社,1998年11月。此为中国人编写的诺查丹玛斯传记,真假难辨);《中外大预言》(上下,内蒙古人民出版社,1998年11月。其中包括《诺查丹玛斯大预言》和《烧饼歌》、《推背图》);《天地大毁灭——诺查丹玛斯预言考》(青海人民出版社,1998年11月);以及以刊代书的《1999年人类大灾难》(西藏自治区总工会援藏委员会主办的《主人》杂志社出版,刊期不详,刊号为:ISSI 1003-8515》;《1999,世界末日大预言》(海南省科技咨询服务中心主办的《科学时代》增刊,琼出增字(98)006号,刊号为:ISSI 1005-250X),等等(以上图书或许有盗版)。

  这些出版物的共同点就是危言耸听,蛊惑人心。如《天祸》封面上赫然写着:“1999年,九大行星十字架大排列,这是“恐怖魔王”降临人间吗?”封底上写着:“灾难到来时,我们将怎么办?”“1999年九大行星十字架大排列,这时,‘恐怖魔王’降临人间,它是横扫一切的恶魔。”“这是诺查丹玛斯在400年前的恐怖预言;6500万年前九大行星十字架大排列导致了神秘的恐龙灭绝;6000年前九大行星十字架大排列,造成了文明古国雅特兰提斯的沉没。那么1999年的灾难将导致……我们可否躲得过这场空前绝后的大灾难?到底是什么灾难等待着我们?”《大预言家》封底上有:“对于每一个关注诺查丹玛斯‘1999年恐怖大王降临人间’这一著名预言的人来说,‘世界末日’正以倒计时的速度一天天逼近。对于这一预言的真伪的辩论也随着时间的紧迫性而日趋激烈。本书作为一部完整描述诺查丹玛斯神秘生涯的传记文学,以破解诺氏隐秘而复杂的内心世界为途径,首次解开了许多围绕其著名预言的种种谜团。”《科学时代》增刊的封面上竟然有这样的语言:“今年无夏,明年无冬,后年无人烟——中国城乡悄悄流传的厌语。”……

  五岛勉在《诺查丹玛斯大预言》中,除介绍了近年来人们对1999大劫难预言诗的种种解释,如大空袭说,洲际导弹说、人造卫星说、慧星激烈相撞说、宇宙人袭击说、超光化学烟云说等以外,还将1999大劫难与天体大十字联系起来。书中写道,1979年4月14日,日本电视台播放特别节目,公布了世界著名火箭工程权威原东京大学教授系川英夫博士用计算机测算出的最新结果:1999年8月18日,太阳系的行星将排列成“大十字”。对于这种“不吉祥”的十字形,五岛勉认为:“屏幕上显示出罕见的异常现象,而且时间和大预言只差一个月(五岛勉引用瑞士的富朗克·斯塔卡特的研究:16世纪的法国,使用阴历,有闰月,因此诺查丹玛斯说的‘7月’即现在的阳历8月——引者)。系川的计算机科学运算,证明了诺查丹玛斯的预言。……一个是从天而降的‘恐怖的大王’,一个是出现在空中的‘大十字’,两者都很可怕。注意!大十字用法语讲是‘可怕的大王的’的‘大王’,从发音到拼写都很接近。这使我不寒而栗。”

  为了进一步搞清楚大十字与1999年大劫难有何联系,五岛勉请教了一些科学家,他们对这种牵强附会的说法不以为然:“这一次的这种排列,并非异常,所以很难说有什么影响。”只有东京天文台的A博士用计算机推断出1.5万年前,行星曾排列成大十字。五岛勉由此联想到从6000年前的遗址中出土的《吉尔伽美什史诗》,所记载世界遭受大洪水的袭击,就是因星球大交叉引起的。

  五岛勉又电话访问了“鲜为人知的天才占星家”神秘学研究家费尼卡斯·诺亚(笔名)。诺亚指出,这叫做“启示录大十字”,“在我们占星术上,《圣经·启示录》所描写的大异变和大战……至少是临近1999年肯定要发生的情况”。《启示录》的第四章中,天上有“像狮子”、“像牛犊”、“脸面像人”和“像飞鹰”的四个活物,分别代表“狮子座”、“金牛座”、“宝瓶座”和“天蝎座”四个星座,在即将来临的大十字中排列成凶角,严重对立(因为狮子座属阳性好强,宝瓶座属阴性固执,金牛座极为积极,天蝎极为消极)。1999年夏天,(1)狮子座的守护星太阳(含义是大国、联盟、国王、领导人、世界权力等)进入狮子座,守护星进入被守护的星座,双方的含义就会强加,在这种情况下,世界的权力和能量过度集中,某个大国就会使用极大的能量采取行动。(2)天蝎座的守护星火星(意味着战争、军备、热核武器、干旱)进入天蝎座,双方矛盾激化。(3)冥王星(也是天蝎座的守护星,意味着毁灭和死亡,悲惨的大灾难和大异变)通过天蝎座,太阳如果意味着大国,那么,这个大国就将因干旱、粮食危机、能源耗尽而灭亡,而且将以凄惨的战争为最后的结局。(4)天王星和海王星进入宝瓶座。海王星是叛逆之星,它与好战的火星形成90度,不是好兆头;而宝瓶座的守护星天王星进入宝瓶座,双方性格更加强烈,吉凶都很厉害;天王星具有独裁与科学的重大含义,它暗示着有这种性格的大国苏联和太阳(指美国)形成180度的凶角,彼此互不相让。(5)木星和土星位于金牛座。木星是幸运发展之星,暗示着丰硕的果实和储备,但不幸的是它与土星(含义是损失、不景气、考验)几乎重叠在一起,尽管只交叉了一下,在占星术上,这就形成很大的连接(大汇合)。这样一来,在木星的好运气上投下凶恶的阴影,而且天王星与土星形成90度角,会产生科学方面的大独裁国。……

  然后,五岛勉对1999大劫难预言诗作了如下解释:“安哥鲁摩阿”就是“加克利”(当译为“扎克雷”——笔者)的别名,是指公元1358年(法国北部)非常残暴的大规模农民暴动。这里预示人民大众在污染毁灭的顶点,对污染的元凶——汽车公司、喷气飞机公司、原子动力联合企业,举行绝望的破坏性示威。届时,马尔斯(军队、军国主义)借口国家的幸福进行统治。而且,还要考虑发生核战争的可能,人类毁灭后核武器仍在空中飞来飞去,这就是“在此前后,马尔斯统治”一句中“后”的意思。

  五岛勉笔峰一转:当今世界是古罗马的复活。《诸世纪》中有一篇《最后的秘诗》:

  据说,诺查丹玛斯晚年曾作过暗示:“在1999年之前的某个时候,跟古罗马一样的大帝国,将达到繁华与奢侈的顶峰,在颓废、奢侈和快活中度过,那是最后的光辉,会很快衰落下去,其后就是凄惨地灭亡。”而这又是由“巨大的犹太咒语”决定的。为什么诺查丹玛斯的预言,只要是关于罗马的,就可以发现其深处隐藏着激烈的咒语?五岛勉如此解释道:在古罗马灭亡的时候,站在街头诅咒罗马的某个喀巴拉教士,说不定就是诺查丹玛斯的祖先。因为犹太民族尝尽了悲惨的命运,他们除了不诅咒本民族外,对其他人类,怎么咒骂也不解恨。古罗马时期,他们不能用实力对屠杀犹太人的罗马帝国进行报复,就只能予以诅咒:“苍白龙(慧星)来了,罗马就会灭亡!”早在公元前581年,神曾降临在犹太先知以西结身上,预言在世界灭亡之前,犹太民族将再次回到故乡,建立起名叫以色列的国家。“犹太民族于1948年建立了以色列这个国家,算是预言实现了”。现在的中东动乱全都是以色列强行建国引起的,在其背后,有使世界大乱的企图(即使是无意识的,也起到这种作用)。

  这种咒语现今仍在诅咒着“复活的新的大罗马”。通过调查,五岛勉发现制造核武器的人几乎全是犹太人或犹太血统的科学家,世界的军备和经济,虽不能说全部,但至关紧要之处已掌握在犹太血统手里。作为犹太人的仇敌和怨恨的根源古罗马确实灭亡了,但古罗马的血统和文化残迹依然很强,分散在世界各地,并未绝后。因此,必须趁他们奢侈顶峰的时候,再次消灭古罗马所有的血统。对于犹太人来说,“只要罗马存在,我们就永远诅咒”。他们利用20世纪末的时机,让“复活了的罗马”的两大巨头(美苏)进行疯狂军备竞赛,通过掌握粮食、铀和黄金来操纵两大巨头的经济命脉,用遥控的方式诱使“复活了的罗马”不可避免地走向毁灭。

  总之,按照五岛勉的说法,这不仅是预言,而且是铭刻在因国破家亡而到处流浪的整个犹太民族的思想深处,形成了一个像计算机程序似的、非实现不可的计划。诺查丹玛斯的“预言也成了后代犹太民族的密令,根据这个命令,犹太人牵着人类向前走。这与犹太复仇的悲壮心情是一致的”。

  以上就是五岛勉对释诺查丹玛斯的释读。他甚至还借诺查丹玛斯之口推断,新文明的希望在东洋和亚洲,而其开拓者就是预言诗(1:48)中的“日之国”(日本)。五岛勉认为,在东洋和亚洲的思想体系里,有与过去统治世界的犹太深层意识即欧美白人的主导文明截然不同的新文明(即不破坏自然,不因自私和欲望而毁灭自身,不给别人添麻烦,整个人类相互协调地生活下去)。它将维持人类的平等生存和共同繁荣。

  这种毫无科学根据的牵强附会本不值一驳,但对于广大不明真相的群众来说,还是有必要进行正面教育的。早在1999大劫难说传入我国不久,就有一些科学工作者奋起而痛斥,其撰文最早、最多,批判最为有力者当首推著名天文科普作家卞德培先生,他发表了《评所谓“1999年人类大劫难”——兼谈几本有关诺查丹玛斯的译作》(《光明日报》1990年3月9日);《一九九九年人类会遭灭顶之灾吗?》(《科技日报》1994年3月5日);《1999人类在劫难逃吗?——诺查丹玛斯大预言真相昭揭》(华龄出版社,1997年1月)等一系列有关论著,揭露洋迷信。1998年7月15日,《科技日报》又以“一九九九是‘大劫难’年吗?”为总标题,组织了卞德培、李竞等科学工作者的系列文章,对“大劫难”说予以批驳。

  卞德培先生一针见血地指出,五岛勉“对科学一窍不通,却妄想以假充真,以假替真,披着科学的外衣贩卖伪科学货色”。1999年8月日月行星“大体是在四个不同方向,说是成十字形只是一种粗略和近似的说法,似是而非”;“天球只是为了研究天体的位置和运动而引进的一个假想的球体,它并非实体;星座同样并非实体,是为了认识星体的方便而设置的。五岛勉先生不仅把它们看作实体,居然还要让‘上帝’从星座派出相应的猛狮、毒蝎来到地球‘惩罚’人类。这样牛头不对马嘴的联系和‘预言’,岂不要把别人的牙都笑掉了!”这不过是“从早已破产的伪科学——占星术中借来的‘法宝’”。“考虑了行星的方向、距离以及轨道交角之后再来画图,那该是个既七弯八扭、又参差不齐、七高八低什么都不像的图像了”。笔者曾就此问题于1999年初拜访了卞德培先生,卞先生十分肯定的说:1999年8月18日,在地球的任何地方都看不到“大十字”,“大十字”绝对不是天文现象。卞德培先生还特别指出“大劫难”说对社会,尤其对青少年们,带来了深远的和有害的影响:(1)宣扬神秘主义,(2)散布不可知论,(3)制造恐怖气氛,(4)渲染悲观前途,(5)灌输宿命思想,(6)制造动乱因素,(7)大肆诬蔑中国,(8)贩卖伪科学。

  笔者根据诸位学者的意见以及自己的思考,认为:我们应当加强科普工作,提高全民的文化素质,反对迷信。这是问题的一个方面。同时也必须看到,在许多科技教育水平较高的发达国家,神秘主义的预言同样十分流行。这主要是因为,当代社会虽然科学技术非常先进,经济高速发展,人类的生活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但并没有解决诸如战争与贫病等老问题,而且还造成了环境污染、生态失衡和能源短缺等一系列新问题。人类前途不容乐观!笔者在与一些悲观主义者谈及“1999大劫难”时感到,他们与其说是惧怕大劫难,毋宁是企盼大劫难的来临——他们对世界的未来失去了信心,而将希望寄托于神秘主义方面。因此可以说,社会问题的解决才是根本性的解决。

  当然,一些出版部门惟利是图,也是“1999大劫难”预言广泛流行的重要原因。他们自己未必相信,却为了所谓的“经济利益”四处传播“妖言”,推波助澜,惟恐天下不乱,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时至今日,大劫难预言已经彻底破产,有关的出版单位及其管理机构似乎也应该有一个明确的反省态度。

http://bodhiwords.com/dujixiji/722.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