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广西快乐十分走势图 > 毒剂袭击 >

SCI谜案集(第二部)

发布时间:2019-07-25 01:17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为什么都冒充安玲丽呢?”展昭伸手轻轻地敲了敲自己的下巴,“这凶手和安玲丽有什么过节,还是特别熟悉?”

  “而且如果她目的只是利用男朋友潜入警局的话……装扮成安玲丽要冒的风险反而更大一些吧?”白玉堂脸上现出一丝兴味,“一旦不小心说破了,不是给自己找麻烦么?”

  “这个就不清楚了。”白驰道,“不过听说他人很好,经常去老人社区照顾孤寡老人。”

  “嗯。”展昭点头,“杀人要理由的么,如果那个假安玲丽是怕被发现身份,那就没有理由杀了小警察而留下张岩凯,对不对?所以说,杀他应该有别的理由……而且,还说不定是不是她杀的呢,警服被脱了……女孩子身量应该小很多……穿着不合身的警服在警局晃,多此一举!”

  “嗯。”白玉堂对洛天和白驰道,“你俩去查赵静父母那条线,还有,问问阳阳有关的细节。”

  “是。”洛天抱着洛阳,和白驰一起走了,白玉堂又叫来马汉和赵虎,“你们去查到目前为止所有死者之间,有没有什么特殊关系。”

  “咳咳……”白玉堂轻轻咳嗽了一声,“死的人和方渥多少有些关系,而方渥和言丽又有关系……”

  “而陈佳怡和齐乐应该知道多一些言丽和方渥的事情……”展昭笑着替白玉堂把话说完,“所以白队长想让你们去问些内部八卦回来。”

  白玉堂仰脸望天,不和两人眼神对视,交代其他人,“其他人继续看监视录像,只要凶手进了警局,就算是蚊子,也一定会在监控录像里留下影子!”说完,一拉展昭,“走,猫儿,我们出去查查安玲丽和那个小警察。”

  公孙皱皱鼻子,“哼”了一声,转身出了房间,走到电梯口,决定还是回家补眠。

  很快,电梯门缓缓打开,公孙抬起头,首先引入眼帘的,是一个机器猫的面具。

  公孙愣住……就见电梯里站着一个身材不高,穿着黑色套头衫的人,戴着一个机器猫的面具,透过面具眼睛处挖出来的小孔,公孙看到一双冷森森的眼睛正盯着他,目光相对的瞬间,公孙竟然觉得那眼神……是在笑着的。

  那人的手缓缓从身后拿出来,就见他手上握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公孙就觉脊背发寒。那人抽出刀后,猛地就朝公孙扑了过来,公孙虽然有些受惊,但并不太慌乱,他本能地往旁边一闪,避开了刀刃。但还没等他回过神来,那人又举着刀冲了过来,公孙急中生智,拿起身边的垃圾桶一挡,那人的刀一把砍在了垃圾桶上,动作一滞,公孙趁机踹了他膝盖一脚,站起来想跑,但那人眼疾手快,伸手一把抓住了公孙的胳膊,手上用力,一甩……

  “嗯……”公孙就觉他力气奇大,他整个人都被甩飞了出去,一把撞在了电梯门上。

  公孙被强烈的撞击震得一阵头晕,眼看着那人举着刀又冲了过来,就觉背后的电梯门突然缓缓打开……

  那人已经冲到了公孙眼前,但举起的刀还没落下,就见电梯里猛地深处一只手,一把抓住那人的衣领,将人提了起来,反手一甩……

  “呯!”地一声传来,那人惨叫一声,重重摔在了地上,公孙已经倒进了电梯里……仰起脸,就见白锦堂脸色铁青地站在电梯里,正低头看着自己。双目相对,公孙就见白锦堂脸色一寒,抬头快步走出了电梯。

  那个戴面具的人刚刚站起来,就见白锦堂走了过来,伸手一把掐住他脖子,将人提了起来按在墙上,一把揭了面具,微微一愣。

  “你找死。”白锦堂脸色难看,眼露寒意,公孙一看情况不妙,赶紧上前拉住他手,“等一下,交给警察就好。”

  公孙揉着还有些晕的头,“他不对劲,一个老头怎么可能这么大力气,那天看他连站都站不稳了。”

  白锦堂手上的动作稍做停顿,但还是按着庞吉不放,那老头眼看着脸都成酱紫色了。

  公孙掏出电话,“你先放他下来,我叫人。”说着,拨通了手机,打电话回SCI。白锦堂将昂庞吉往地上一扔,只见老头双眼血红,嘴角有血,却还是想站起来,而且现在才看明白,他站起来并不是想逃跑,而是还想去攻击公孙。

  “大概受了什么刺激……”公孙见低头看庞吉的情况,“瞳孔放大,不是疯了就是病了。”

  公孙摇摇头,也许是他昨夜熬了一个通宵验尸,刚才又狠狠撞了一下,一摇头就觉得头晕目眩,眼前一黑就倒了下去,晕过去之前就听楼梯间里脚步声响,“大哥!”

  一直负责公孙安全的几个保镖都冲了上来,“我们见他上了顶楼……所以没敢跟……”

  白锦堂只冷冷地一指庞吉,“盯着他,等警察来。”说完,伸手一把抱起公孙,进了房间,吼,“愣着干嘛?叫医生!”

  很快,医生和双胞胎都来了,SCI里因为白玉堂和展昭都出去了,所以张龙和王朝跑来提人。

  “没事,只是有些贫血,加上累过头了。”医生放下听诊器,“休息一下就好。”

  医生离去后,双胞胎轻轻把房门关上,对铐上了庞吉向房间里张望的张龙和王朝摆摆手,“千万别进去,会被宰的。”

  “告诉他已经没事了。”大丁道,“交给大哥就可以了,省得小白和小昭担心。“

  张龙一拽庞吉,对双胞胎点点头,“那我们先走了,有事就给我们打电话。”说完,两人押着还疯疯癫癫的庞吉走了。

  双胞胎对视一眼,耸肩,看了看旁边低头耷拉脑袋、无精打采外加脸色苍白的那几个公孙专用保镖。

  专门负责公孙安全的那一个是个意大利人,叫凯文,跟了白锦堂多年了,现在一张脸一丝血色都没有,道,“都是我不好,我看公孙来找大哥,跟到楼下就等在车里了……我……”

  “别紧张别紧张。”大丁笑笑,“没事就好了。”两人嘴上虽这么说,心里却在打鼓,很久没见白锦堂那种恐怖的表情了……拍胸口——讨厌,好可怕哦~~

  “公孙没事吧?”白玉堂边开车边问,“庞吉那老头真疯了么,要是他不小心得了手,不是我亲手害死公孙?!”

  展昭拍拍他,“放心,刚才张龙不是说了么,公孙没事,大哥及时赶到了……不过,我在意的是庞吉为什么要杀公孙。”

  “也可以理解啊。”白玉堂道,“庞吉的女儿之所以被赶出去然后被害,怎么说也和公孙脱不开关系……儿子又被刑拘,老头大概失心疯了吧。”

  “嗯……其实庞吉最恨的应该是大哥吧。”展昭摸着下巴,“要动大哥不容易,所以只能向公孙下手,只是,为什么那么巧,那个时候出现在宾馆里?”

  “嗯。”展昭苦笑,“大概现在大哥的气压低到房间里连蚊子都不敢飞进去。”边说,边摇摇头,“真是险,真是巧……”

  白玉堂挑眉,笑道,“那看看这个是不是巧合吧。”说着,指指山顶上,“那里就是‘老人之家’了。”

  “车开不进去么?”展昭探出车窗外看了看,前方是路障,路障后通向山顶的山路蜿蜒向上,“好远那。”

  “那里是老人院么。”白玉堂将车子停到路边的停车处,开门下车,“老人自然行动不便,要是散步时有车子出现就危险了。”说完,拉了一把一脸不愿意走路的展昭,“走吧,你这猫整天吃了不动,小心长肚子。”

  “不过说来也奇怪。”白玉堂边往上走,边和展昭聊天,“你这猫,光吃不运动也不会胖……真是猫不成?”

  展昭不以为然,“你这白鼠,没见识了吧,脑力劳动就能消耗摄入总热量的1/4,再加上我天生新陈代谢快,中国人饮食结构又以碳水化合物为主,警察生活还没有规律,是不可能胖起来的。”

  白玉堂听得晕乎乎,伸手一掐展昭的胳膊,“是啊,肉是没多少,而且还都是肥的,看软的……”

  展昭伸手就是一拳,“死老鼠!”但是拳头砸到白玉堂胳膊上就后悔了,这老鼠,肉好硬,于是又不甘心地去掐,两人便走边闹,刚到半山腰,就听远处“呯”地一声。

  白玉堂只听一阵子弹破空而来的声音,身体本能地作出反应,“猫儿!”一把将身边的展昭扑倒,滚进了旁边的草丛里。

  伸手拿出枪,白玉堂皱眉,“枪响很远,位置是在山脚下!”话说完,没听到展昭回话,只觉他抓着自己胳膊的手收得死紧,白玉堂心一惊,赶紧转脸,就见展昭脸色苍白,额头上全是汗,“猫儿!”

  白玉堂低头一看,就见展昭的小腿上有一个血洞,正在往外冒血……白玉堂盯着展昭腿上的血,瞬间变了脸色。

http://bodhiwords.com/dujixiji/274.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